居民书阁

字:
关灯 护眼
居民书阁 > 名捕夫人 > 第十四章·四方辐辏

第十四章·四方辐辏

  第十四章·四方辐辏 (第1/2页)
  
  (一)
  
  这里毕竟是安国寺,这间屋子毕竟是禅房,这院子隔壁毕竟还睡着一寺的方丈,俩人没敢任性妄为,只窝在神秀那张确实不难睡的床上相拥而眠。
  
  冷月也没有一觉睡到天亮,只待到景翊睡熟之后,就悄没声地披衣下了床。既然景翊怀疑张老五的死因,她就得跟萧瑾瑜去打声招呼,等张老五的尸体送出寺之后就立马扣下,免得因为她验错验漏了什么耽误大事儿。
  
  她走之前特别留意了一下。
  
  住在景翊隔壁院子里的老方丈已经睡得四仰八叉鼾声大响了。
  
  王拓盘坐在自己房里的蒲团上,她留下的那只食盒里的饭菜已经被他一扫而空,这会儿正一本正经地对着菩萨像念经呢。
  
  神秀替下了值殿的小沙弥,谦恭且端正地盘坐在佛前,低沉的诵经声在大殿里悠悠回荡,比唱出来的还要好听。
  
  满目尽是祥和安宁。
  
  所以冷月走得很放心,天微亮时才回来,并且完全没有预料到,等她回来的时候这房中已是另一番光景了。
  
  景翊还在床上睡着不假,却不是他一个人睡着……
  
  神秀也在那张床上,侧卧在景翊身边,支颐看着这个侧蜷朝里拿后背对着他的人,满眼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柔光。
  
  冷月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绿了。
  
  不等冷月开口出声,神秀已觉察到了冷月的存在,从容地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才不急不慢地从床上坐起来,气定神闲地整好衣襟,穿上鞋子下床站定,对着一脑门儿官司的冷月谦和一笑,低声轻道:“阿弥陀佛,景夫人终于回来了。贫僧昨晚在殿里值夜,觉察景夫人夜半离去,有些担心师弟就过来看看,发现师弟有些发烧,不知为何师弟不肯喝我倒的茶,也不肯服我煎来的药,眼下还烧得厉害,就烦请景夫人照顾了。”
  
  冷月听得一惊,也顾不得计较这俩人睡一块儿的事儿了,忙到床边看了看那人,那侧面朝里的脸果然已烧得泛起了红晕,微干的嘴唇紧抿着,眉头拧成了一团,睡得一点也不安稳,冷月伸手探了一下那片滚烫的额头,便惹得这人不安地缩了缩身子,却也没睁开眼来。
  
  冷月皱起眉头狐疑地打量了神秀一眼,“他昨儿晚上睡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烧成这样了?”
  
  “许是他昨日不慎坠井染了风寒……”神秀抬手指了指搁在桌上的药碗和茶壶,“药虽有些凉了,景夫人还是尽快让师弟服了为好,拖得寒邪入肺就麻烦了。茶若是凉了,外间小炉上有现成的热水,茶叶就在茶案旁边的柜子里,景夫人随意取用就好。”
  
  冷月被他这一番温声细语说得一点儿脾气也没有了,末了还实心实意地给他道了声谢。待神秀出了门,冷月忙到床边把那睡得昏昏沉沉的人唤醒了过来。
  
  景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定定地看了冷月片刻,才睡意朦胧地笑了一下,“我做了个梦……”
  
  “嗯?”
  
  “梦见你变成神秀了。”
  
  冷月哭笑不得地瞪了一眼这烧迷糊的人,“你没做梦,我也没变成神秀,我就是到安王爷那儿去了一趟,跟他说了说张老五的事儿,刚才在这儿的确实是神秀……都烧成这样了,他给你煎药你怎么不喝呢?”
  
  “怕给你惹麻烦嘛。”景翊撑着烧得有些发软的身子苦笑着坐起身来,“谁知道他是不是像碧霄一样,特别好心地想要我服点迷药什么的……”
  
  冷月微怔了一下,心里一疼,鼻尖莫名的有点儿发酸,忙转身走到桌边,捧起药碗细嗅了一下,又送到嘴边浅抿了一口,细细咂过,才送到床边来,“放心,里面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景翊二话不说就把药碗接过去喝起来,冷月有点哭笑不得地道:“你怕别人害你,就不怕我害你吗?”
  
  景翊把药喝了个干净,抿了抿嘴,才笃定地摇了摇头,笑得一脸赖皮,“不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冷月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这个烧晕了脑子还不忘拿她寻开心的人,接过药碗搁回桌上,摸着茶壶有些凉了,便倒掉微凉的茶汤,从外面拿了热水来,一边续水一边道,“我昨儿晚上在安王府见着慧王爷了。”
  
  景翊本在揉着烧得发晕发胀的额头,乍听这么一句,倏然怔得清醒了几分,“慧王爷?萧昭晔?”
  
  “嗯。”
  
  这个萧昭晔就是画眉曾经委身为妾的那个萧昭晔,当今圣上的第五子,比太子爷晚半年出生,生母慧妃享尽荣宠之后于三年前病逝,萧昭晔悲痛难当,几度卧病不起。
  
  据传言说,萧昭晔之所以执意要纳比他大了十几岁的画眉为妾,就是因为画眉从容貌到身形都与慧妃有几分相像。萧昭晔因为这事儿成了朝里有名的“孝子”,但这位孝子却从未登门拜访过他的亲七叔萧瑾瑜。
  
  按理说,皇家亲情本就淡薄,无事不登三宝殿也是常情,不过,但凡是突然来登安王府的,甭管是天潢贵胄还是平头百姓,都指定不会是为了什么好事儿。
  
  景翊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去安王府干什么?”
  
  冷月摇摇头,漫不经心地道:“我一去他就走了,王爷说是因为中秋到了来看看他的……我看他还给王爷送了个挺旧的瓷瓶子,王爷说那是他带来的话引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景翊微微一愕,“话引子?”
  
  “对,就是话引子,王爷是这么说的……话引子是什么意思?”
  
  话引子有很多讲法,萧瑾瑜口中的这个话引子应该只有一个意思。
  
  “话引子,就是说萧昭晔带着那个瓷瓶子去找王爷聊天,不光是为了把那个瓶子送给王爷当礼物,主要是他找王爷聊的话就是从那个瓶子身上找出来的。”景翊眉头一沉,“他应该是到王爷那儿打听张老五的事儿去了。”
  
  冷月一愣,“他打听张老五干嘛?”
  
  景翊摇摇头,一时无话,冷月也没多问,只端给他一杯续好的热茶,景翊接过茶杯浅呷了一口,本想冲淡些嘴里苦涩的药味,结果茶刚入口就差点儿忍不住喷出来。
  
  景翊拧紧了眉头才勉强把这口茶咽了下去,眉宇间的错愕之色比刚才听到“慧王爷”三字时还要深重几分,“这茶是哪儿来的?”
  
  冷月还以为是他喝得太急烫到了,还没来得及说让他慢点儿,就听到这么一问,不禁一愣,“神秀泡的啊,有点儿凉了我就续了点儿热水……你放心喝,这茶水没问题。”
  
  景翊皱眉看着杯中色泽浅淡的茶汤,摇头道:“这是成记茶庄的茶。”
  
  冷月茫然了片刻才恍然反应过来,不禁也惊了一下,“这庙里的和尚怎么喝得起这么贵的茶叶?”
  
  庙里的和尚不沾金银,这样的茶叶就只有一个来路。
  
  得人馈赠。
  
  但是什么人会给一个年轻僧人送这样贵重的礼?
  
  景翊一时没答,蹙眉静了须臾,才抬头对等在床边的冷月道:“能不能到寺外帮我问件事?”
  
  景翊这副模样一看就是有要紧的正经事,冷月便毫不犹豫地点头道:“什么事儿,你说。”
  
  “你到凤巢帮我打听打听,成珣是怎么把冯丝儿娶回去的。”
  
  冷月听得嘴角一抽,眯眼盯着这人一本正经的脸,“你这才当了一天的和尚,念经还没学会,这就要去取经了?”
  
  景翊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她想到了哪儿去,冤得直想哭给她看看,“不是……”
  
  “不是?”冷月眉梢一挑,“那你要问这个干嘛?”
  
  “我现在也说不好……就是觉得成记茶庄有点问题。”
  
  冷月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没好气地阴了他一眼,“问就问,不过你要敢耍什么花样,我照样送你陪王伴驾去。”
  
  “不敢不敢……”
  
  冷月一路上都在琢磨成记茶庄除了茶叶平平却价钱死贵之外还能有什么问题,于是在这清早极静之时进画眉屋子的时候也有点儿心不在焉,已然从窗中跃进去了,才发现画眉正被一个男人卡着脖子按在墙上。
  
  男人身形算不得健硕,但已足以把病中愈发娇弱的画眉卡得喘不过气来。画眉已憋得满脸通红,细瘦的手脚无力地挣扎摆动,却始终没有呼救的意思,更没有丝毫要推开那男人的举动。
  
  一端起这饭碗,就再没有说“不”的资格了。
  
  这话是画眉刚入凤巢总被人欺负那会儿对冷月说过的。
  
  时至如今,冷月已可以理解,但仍无法冷眼旁观。
  
  于是扬手为刀,一掌劈在男人肩颈处,那紧卡在画眉颈子上的手忽然一松,画眉的身子软软地向下栽去,被冷月一把捞住,搀扶起来。
  
  扶住画眉,冷月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那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男人,目光落在男人那张脸上,错愕之下身子一僵,险些把浑身瘫软的画眉摔到地上。
  
  这男人她见过,昨晚刚刚见过,几个时辰前他还端坐在安王府的客厅中,眉目雍容清贵,举止温雅有礼。
  
  “慧王爷?”
  
  (二)
  
  画眉软软地挨着冷月喘息了一阵,方才垂目望着倒在地上的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倒是会挑时候……”
  
  冷月搀她到桌边坐下,看着她被掐红的颈子,既疼惜又没好气地道:“我这会儿不来,等你转世投胎了再来啊?”
  
  这话说完,冷月蓦然想起画眉身上那多半只能等死的病症,心里不禁一紧,英气的眉目间晕开几分愧色,画眉却只施然一笑,“承蒙景大人赐方,那病已见好了……你就趁我还没转世投胎,有话快讲吧。”
  
  冷月心里微松,低头看了一眼歪倒在地上的萧昭晔,蹙着眉头低声问道:“慧王爷来这儿干什么?”
  
  画眉嗤笑出声,笑得急了,呛咳起来,咳得脸颊泛起病态的红晕,单薄的身子不住发抖,好像再这般咳下去随时都可能把全身骨头震碎似的。
  
  冷月转手给她倒茶,茶汤从壶嘴里倾泻而出,异香幽幽,冷月不禁皱了眉头,停了斟茶的手。
  
  “你怎么又在茶里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画眉见冷月一副冷肃的神情,摆了摆手,待把气喘顺了,半边身子倚在桌上,看着冷月倒的半杯茶,弯着眼睛笑道:“瞧你这话问的,怎么刚嫁了人脑子就糊涂了……男人来这儿还能干什么?”
  
  画眉这句话说出来,恍然像是想起些什么似的,撑着桌子站起身来,笑得虚弱却亲昵,“你那景大人倒是不一样……景大人来过之后我才知道,他也是凤巢的常客,只是不待见凤巢的姑娘,只待见凤巢的酱肘子……就是你尝了一口就直喊好吃的那种,还想吃吗?想吃我就去跟那老师傅说说。”
  
  画眉说着,缓步绕过横在地上的萧昭晔,刚要往门口走,就被冷月抬手拦了下来。
  
  “不想。”
  
  冷月虽没冷脸,眉目间却不见丝毫和气,看得画眉不禁一怔。
  
  “你老实说,他来这儿到底是干什么的?”不待画眉出声,冷月又补上一句,“他刚才那样儿不是来找乐子的,他是想活活掐死你。”
  
  画眉怔了片刻,又无力地咳了几声,牵着一道似真似幻的笑往后退了半步,冷月也往后跟了半步。
  
  画眉无可奈何地站定,看着冷月挡在她胸前的手,梦呓般地道:“我脏,莫污了你……”画眉的声音悲戚已极,冷月却叶眉一挑,凤眼微微眯起,冷意骤升,“画眉姐,你要再兜圈子,咱们就去京兆府衙门那说道说道这个脏的事儿。”
  
  “小月……”
  
  冷月一张脸上丝毫不见动容。
  
  昨夜在安王府见过萧昭晔,看萧昭晔衣装素雅,言谈举止温和恭谨,像极了景翊一本正经时的那般谦谦君子的模样,那时她还猜测画眉与萧昭晔的这段离合是冯丝儿那样人情凉薄的结果,萧昭晔因丧母之痛而恋上画眉,却终因画眉太过低微的出身不得不将画眉逐出堂皇的王府,沦落到这风月之所容身。
  
  可刚才萧昭晔那一掐分明是要把人往死里掐的,这里面的事儿恐怕就比她想象的复杂得多了。
  
  这人要是叫萧昭别的什么,画眉实在不想说的话她也就不再追问了,可这个人偏偏叫萧昭晔,昨晚才去安王府打听过张老五的萧昭晔。
  
  自打进了刑部当差,冷月就悟出一个道理,但凡进了衙门的事儿,巧合二字就像是鱼香肉丝的那个鱼字,就算是有,也不过是股似是而非的味儿罢了,至于这盘菜到底是个什么,还得是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说了算。
  
  画眉一言不发地立了许久,凝望着冷月的一双美目中秋水涟涟,足以让任何与之萍水相逢之人看之心痛如割,冷月就这么冷然看着,一动不动。
  
  画眉到底眉眼一弯,勾起一抹苦笑,凄然道:“我随你去京兆府。”
  
  冷月狠愣了一下,垂下横拦在画眉胸前的手,一把抓起了画眉细弱的手腕,“那就走吧。”
  
  冷月把画眉悄没声地带进安国寺的时候,景翊不知是在屋里折腾过什么,整间屋子就跟遭了洗劫一样,那个她走时还病恹恹窝在床上的人这会儿正满头大汗地站在桌边大口喝水,好像刚里里外外忙过一场似的。
  
  忽见冷月带着一个被衣物蒙了整个脑袋的人进来,虽看不见面容,但还是能在艳色的衣裙与过于妩媚的身姿中看出这是一个风尘女子。
  
  她带一个风尘女子到寺里来见他?
  
  景翊突然想到冷月出去之前吃的那口飞醋,一惊之下被嘴里还没来得及吞下的水狠呛了一下,着实咳了好一阵子,等他好容易顺过气来,冷月也满目愕然地把这屋子打量了一个遍,“你这是要拆房子吗?”
  
  “不是,就找点东西……”景翊小心地打量了一下这个似曾相识的身形,“这是——”
  
  不等景翊回想起来,冷月已伸手解下了把蒙在这人头上的衣服,乍看到那张五官精致却面无人色的脸,景翊不禁一怔。
  
  “画眉?”
  
  让她去问句话,她怎么把人抓到这儿来了……
  
  冷月把被她一路搂着飞檐走壁过来已经头晕眼花的画眉搀到桌边凳子上坐下,才有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愈显柔弱的人道:“我一进去就看见有人要掐死她,从后面打晕了才发现是萧昭晔,她死活不说萧昭晔为什么要杀她,一句句地跟我兜圈子……你要问的事我还没问,你连着这事一块儿问她吧。”
  
  景翊一愕之间画眉也在头晕眼花中清醒了些许,抬起头来看向景翊,目光刚落到景翊身上便是一怔,看到景翊的头顶,怔得差点儿把眼珠子瞪出来。
  
  “景……”
  
  画眉愣愣地看着俨然一副和尚模样的景翊,一个“景”字说完,两瓣嘴唇开开合合半晌,到底也没想好后面该接个什么才对,转目四顾了一番这间屋舍,才猛然醒过神来。
  
  “这里……这里是寺院?”
  
  “正是。”景翊看着像是受了莫大惊吓的画眉,抬手拭去唇边残存的水渍,满面慈悲地立掌微笑道,“这里是安国寺,贫僧神井。”
  
  神井……
  
  冷月是第一次听见景翊的法号,还是这么个法号,不由得嘴角一抽,画眉的反应显然比她的大得多,睁圆了眼睛惶然地望着她,怕得声音都发颤了,“你带我来……来安国寺干什么?”
  
  萧昭晔掐着她脖子要杀她她不怕,把她救到这连蝼蚁都不杀的地方倒像是要害她似的,冷月一时窝火,没好气地道:“到庙里还能干什么?让得道高僧超度超度你这进了水的脑子!”
  
  画眉被斥得一噎,一时抿着微白的嘴唇没吭声,景翊像是要打圆场似的,伸手把冷月搂到身边,附在冷月耳上细细地说了几句什么。
  
  画眉只见冷月在景翊怀中轻挣了几下,那一张满是冰霜脸赫然红了个通透,俨然一副闹脾气的小媳妇被相公哄劝着的模样。
  
  待景翊把嘴唇从冷月耳边挪开的时候,冷月的喘息都有些不稳了,微仰头看着把她轻拥在怀里的人,低低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难掩的羞恼,“你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景翊也不多言,只在她腰背上安抚似地拍了拍,带着淡淡的宠溺轻道了一声,“听话。”
  
  冷月到底红着脸点点头,一声不吭地出门去了。
  
  目送冷月出去,景翊才带着一道满含歉意的苦笑转回身来,对画眉和声道:“她人好心好,就是脾气不大好,如有冒犯之处,我替她陪个不是。”
  
  两人方才的一幕已把画眉通身的紧张看得浅淡了些许,又听景翊这么一说,忙略带惭愧地颔首道:“画眉不敢。方才一时惊慌失了礼数,还望景……神井师父莫怪。”
  
  景翊见画眉惊慌之色渐消,温然一笑,抬手斟了杯温茶,送到画眉面前,“不知道施主要来,屋里乱七八糟的,也没备什么好茶,就凑合着喝两口,权当润润嗓子吧。”
  
  “多谢神井师父。”
  
  景翊与画眉对面坐下,收敛起些许笑意,依旧温和的声音便显得郑重了些许,“小月去凤巢找施主实则是为了替我向施主打听一件事,正巧撞见慧王爷之事,怕施主有什么危险,才把施主带到这儿来。”
  
  画眉微垂下妩媚的眉眼,衬着苍白如雪的肌肤,哀婉如歌,“冷捕头与神井师父都对画眉有救命之恩,有什么事您但说无妨,画眉一定知无不言。”
  
  景翊温然点头,配着这身行头,别有几分和善,“我记得上次见施主时施主说过,凤巢里有位名叫冯丝儿的姑娘嫁了成记茶庄的成珣公子,得了个不错的归宿。”
  
  “是……”画眉细眉微紧,叹道,“可惜丝儿命薄,听说已病去了。”
  
  “非也。她是被成府的管家杀死的。”
  
  画眉一愕抬头,惊得单薄的身子都隐约颤了一下。
  
  景翊深深看着画眉那双波光乍起的眸子,依旧满面慈悲地温声道:“这位管家被捕入狱之后未经审问就在牢中自尽了,临终遗言便是说他下毒手杀冯丝儿是为了成珣好,为了成家好。此事我百思不得其解,想到施主知晓冯丝儿与成珣的亲事,便想问问施主,是否明白管家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陈黄皮叶红鱼 黎明之剑 韩三千苏迎夏全文免费阅读 云若月楚玄辰 麻衣神婿 武炼巅峰 史上最强炼气期 遮天